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员风采
徐平东
发布时间: 2013-06-08 【字号:  

踏实做事 真诚做人


人物名片
  福建省政协常委
  厦门市政协常委
  致公党厦门市委主委
  厦门市科技局副局长

  “一只小小的蝴蝶在巴西上空煽动翅膀,可能在一个月后的美国得克萨斯州会引起一场风暴。”这就是混沌学著名的“蝴蝶效应”,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一个微小的变化将带动整个系统长期而巨大的连锁反应。
  人生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因果循环,由无数个大大小小的事件组成,每一个事件都会对将来的人生产生重大的影响。如果把“蝴蝶效应”影射到我们的人生系统中:一个人一生中某一次的大胆选择、一个灿烂的微笑,一个微不足道的行为,都会给生命带来不同的改变,整个人生的轨迹也将变得彻底不同。
  徐平东的人生,正是“蝴蝶效应”在他人生中作用体现。加入致公党,就是让徐平东的人生改变的那个转折点。

“二点一线”的技术人员

 

  如果没有去厦门,如果不是在鼓浪屿,未来的徐平东将是一名病毒学方面出色的学者,在他预想中,人生轨迹也是如此。
  1984年从华南农业大学植物病理学专业毕业的他,从来没把自己的事业与从政联系起来。大学毕业时有人推荐他去政府机关工作,但他选择了去研究所。1986年,他师从著名植物病理学家、原联合国项目协调员柯冲教授攻读硕士研究生。
  1990年,徐平东被引进到厦门华侨亚热带植物引种园国家植物引种隔离检疫基地工作。1993年,他考取福建农业大学谢联辉院士的博士研究生。技术人员徐平东,两耳不闻窗外事。至今,以前的同事们还记得他闹过的一次笑话。有一天下午他从实验室出来,一边想问题一边走,结果走错路了,从下午一直走到太阳落山还没走到家。那时候的他,一门心思就想如何更好地把从海外引进的植物种子的病虫害去掉,然后培育出优质良种。在了解到致公党的“侨”“海”性质后,为了想有渠道得到海外专业技术信息,徐平东和致公党省委取得了联系。
  既是侨眷,又是高级知识分子,工作还与海外有关系,这样的精英正是致公党需要的新鲜血液。1996年,在致公党厦门市委鼓浪屿支部的丘鼎民三顾茅庐后,徐平东成为一名致公党党员。“丘老师找过我好几次,很不凑巧,有时我在做实验,有时出差,几次都没遇上。他一次又一次的来,让我很感动,我觉得这个党派很有凝聚力。加入后,我感到它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大家庭,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有意识地培养我。我不是支部委员,但每次都被邀请列席参加鼓浪屿支部的支委会。”1996年致公党厦门市委会换届,徐平东被推选为市委委员。这期间,徐平东的几项科研成果获得省市科技进步奖,受上级主管部门的表彰。1997年,因为工作业绩突出,徐平东被科技系统推荐为厦门市政协委员,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市政协常委。
  1998年,厦门市各区政府换届,徐平东作为致公党推出进入政府任实职的人选,经选举当选鼓浪屿区政府副区长。“当领导找我谈话时,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后来才知道是党派推荐的。”
  加入致公党,就像巴西的那只小小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让徐平东的人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区域管理的创新者


  虽然年轻并且没有从政经验,但徐平东的角色转换很快。“我喜欢哲学,看了大量哲学的书,另外还喜欢看心理学的书,这些对我处理事情有很大帮助。”回顾几年的副区长生涯,徐平东总结自己做了四件事:在鼓浪屿导入ISO14001国际环境管理体系;挖掘鼓浪屿的文化底蕴,举办鼓浪屿钢琴艺术节;开展社区教育;建立了岛内所有居民的健康档案。
  鼓浪屿既是风景区又是行政区,全岛只有一两万的居民,大量的外来游客会给岛上环境产生影响,“这个体系就是如何最好地保护环境又有利于经济的发展。这个认证当时在国内还是非常超前的,那时我起码看了几百万字的相关材料,然后进行研究。我们对整个鼓浪屿的环境进行了一个规划。”把鼓浪屿的最后一根烟囱去掉了,把鼓浪屿岛上的工厂全部迁到岛外;拆除那些在旧别墅上跟鼓浪屿不太协调的违章搭盖建筑;把鼓浪屿的风貌建筑整理出来,进行修旧如旧,像著名的中西合璧别墅群“海天堂构”,因此恢复了老建筑最初的样子;在岛上搞背景音乐,让钢琴声溢满全岛;进行垃圾分类……2001年,鼓浪屿成为全国第一个通过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的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和行政区。
  因为分管文教,徐平东就和政协里的一些老专家共同挖掘鼓浪屿的文化,包括历史文化、音乐文化、园林文化、海洋文化,2002年开始举办首届鼓浪屿钢琴艺术节。“教育方面我提出了终身教育和精致教育的概念。我认为,哪怕你读完了博士,从学习上来讲只是一个起步。鼓浪屿既是旅游区也是行政区,那么社区居民的文化素质的提高就非常重要。鼓浪屿本身的教育资源就很丰富,比如中国第一家幼儿园就是在鼓浪屿成立的。我当时有个想法,想把这些已消失的幼儿园和小学的名称用在新成立的小学上,但没做成。”
  从专业技术人员到鼓浪屿区政府副区长,徐平东的生活早已从“二点一线”变成了“二点多线”。每天他走路上班,沿途遇上居民,和他们聊聊天,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倾听居民的意见。“到现在我去鼓浪屿,遇上这些居民,还非常热情地和我打招呼。”

 

为科技发展做“嫁衣”

  

   2003年,思明区、鼓浪屿区、开元区三区合并,有着技术研究背景的徐平东调任厦门市科技局任副局长,先后分管计划、成果、体系、创新、合作、社会科技等工作。
  申报过科研项目的人,无不知道申报时的麻烦。先看项目申报指南,然后准备材料,交送科技局,材料不齐或某方面准备不行,回去再修改,有时这样反反复复要跑好几趟。同时在这个过程中申报企业与相关工作人员因接触过多容易产生腐败。为方便企业申报,2004年开始,项目申报全部直接从网上申报,网上审查,形式审查过关,再让企业打印出来装订成本,送到科技局,这样,从多次往返到一次搞定,节省申报企业许多的人力物力。另外,开设集中受理窗口,既提高办事效率免去了企业来办事找不到人的麻烦,从反腐角度来说,又减少了申报企业与管理人员的直接接触。
 “搞科技的人就是要比别人看得更远”。徐平东认为,厦门工业经济较发达,但工科类高校研究院所比较少,产业发展快,且大多为产业链末端,因此应提升重点产业核心竞争力,培育新兴产业。调到科技局不久,他即着手抓“厦门市‘十一五’科技发展专项规划”和“厦门市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的制定并创设和提升各类研发机构。
  厦门大学近海海洋环境实验室被批准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厦门市海洋生物遗传资源重点实验室被国家科技部批准为“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厦门大学与养生堂公司共建的“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厦门钨业集团公司“国家钨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获国家科技部批准组建,成为该领域国家核心研发平台。此外,还在2006、2007年支持建设“厦门车辆与工程机械技术研发中心”等10多个重大产业共性技术平台,大大促进了厦门产业技术核心竞争力。2007年,厦门市从国家获得近2亿资金的科技经费支持,比上年翻一番还多。
  生物医药是厦门重点要发展的新兴产业之一,有基础,也有优势,有着生物背景的徐平东积极促进生物医药产业发展,促成市政府成立生物医药产业促进领导小组,组建海沧生物医药孵化器。孵化器吸引了众多的生物医药企业聚集在那儿,对厦门整个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市委书记何立峰到这个孵化器调研后,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利用曾经在国外学习的经验,2004年徐平东提出了在厦门要发展循环经济,并组织专家成立课题组开展循环经济课题调研,完成“厦门市循环经济发展报告”,为在厦门市召开中国循环经济论坛2005年年会打下基础
  发展科技,最重要的就是人才。徐平东认为,这就要加强科技合作。于是,他积极推动了市校同发展合作工程与院地科技合作工程,同时推动中国科学院与厦门市政府合作共建中科院城市环境研究所,建成后规模将达到760人,这将带进大批量的高层次人才,为厦门的环保产业提供支撑。“市校合作、院际合作,就是解决人才的瓶颈问题。”

“致公”情结


  在徐平东写过的一篇《我的“致公”情结》里,他说:“我要牢记‘致力为公’这一条党训,努力工作,为致公党争光。”
“大家齐心协力,都不计较个人得失,党员有困难大家互相帮助。不为自己获取什么,有多少就奉献多少,这是让我最感动的地方。加入这个组织让我有一种家的感觉,所以无论工作怎么忙,组织活动我都争取参加。通过活动,可以多了解党员的思想动态。”
4月27日,致公党厦门市湖里区总支和第一医院支部联合组织活动,徐平东踊跃报名参加了。如果从来没有参加过致公党的组织活动,你永远不会想到在致公党里,党员与主委领导们是如此亲密无间和融洽。徐平东和党员们一块爬山,帮助照顾体弱的老党员,午餐时随便就坐在了党员们中间,不认识他的人谁也不会想到他是一名市委副主委。“我们没有什么当官不当官,大家平等,都是致公党内的一员。每一件做得成功的事,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所以我常和家人说,千万不要去记住你帮别人做了什么事,要一辈子记住谁帮你做了一件什么事。”
  组织活动结束,已是下午四点。徐平东离开了大部队的人马,他没有直接回厦门市区。“回厦门刚好要经过同安,还有点时间,顺便就到同安找找同安科技局局长,环东海域有个食品科技孵化园的项目还得和他们沟通一下。”在徐平东的工作中,从来就没有休息日的概念。
  “人生在历史的长河中,太短暂太渺小,如果能踏实把每件事做好,这辈子就足够了。”学者出生的徐平东,有着儒生的书卷气,“我就是想踏踏实实做事,真真诚诚做人。能把每件事做好,就无愧于社会的一分子。”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